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mgzs
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
主页 > C生活图 >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 > 作者: 2020-06-12 浏览:901
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
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
REUTERS

今天要谈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,就是估值。之所以说估值是敏感的话题,是因为所有人都希望台湾的团队是超高价值的,没人想说台湾团队不值钱。但真实世界里,创投的工作跟所有股民一样,就是要赚取买进卖出的差价;尤其是有做国际性投资的创投,会直接把你拿来跟其他国家的类似项目来比较,因此当同样的一个项目,假设美国团队开 3M 镁,台湾团队开 10M 镁的估值的话,创投很自然的会多花时间在看美国团队身上,因此降低台湾团队被投资的机会。

前阵子在台湾不时会听到一些超高估值的案子,目前听过最夸张的纪录是一个还只有 prototype 的公司开价 70M 镁,害我当时嘴巴大到跑了几只蚊子进去。不过这也凸显了一个问题,就是对于估值的想法较为薄弱,以为喊越高越厉害,但大部分的时候这对于募资却是一个红旗警讯。

有估值的想法很重要,不能太高或太低

其实这也是老调重弹了,但真的太重要了,所以一定要重申一次:千万不要追求高估值,或把估值降太低给出太多股份。

过高估值的情况下,会让你的下一轮募资遇到很大很大的问题。因为下一轮原则上是要比这一轮做出更高的价值,假设前一轮谈太高,反而会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去作出可以募资的下一轮的估值出来,往往会做不到而无法募下一轮。试想:你早餐吃龙虾,难道午餐吃得下滷肉饭吗?好吧,这是烂例子,我同意⋯⋯

过低估值的情况下,就是给出太多股份。在早期投资人佔大股是对双方都很伤害的一件事情,下一轮投资人会觉得创始团队没有足够的激励,且也真的会因为没有足够的激励,导致降低成功机率。除非投资人有别的安排,像是之后直接併购你或是女儿要嫁给你,不然早期投资人佔大股基本上就是 GG 了。

另外可以说的是,创投会谈判价钱,但不太会像买菜一样的杀价。如果一开始开价就超过他的可接受估值範围,就算你再好,也只能放手让你飞,勇敢的去追。如果离市场行情及该创投的可接受投资估值範围不会太远,那才会开始有谈判的机会。

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
说了这幺多,啊到底早期新创事业估值怎幺算?

很多文章都有在讲这个,我只是做个简单的介绍。但有个观念一定要有,就是这没有 / 也不会有正确答案。因此不用太拘泥算出一个完美数字,估值的计算个人觉得比较可以拿来当作自己在谈判时的一个底,让自己知道何时可以接受或拒绝一个提案。

最直接也最简单普遍的方法,就是看自己在达到下一阶段募资时的这段时间内需要多少钱,然后自己觉得舒服可以给出多少趴数的股份,来算一下你公司的估值。假设你觉得要募一笔 seed 资金可以在接下来 15 个月获取足够的成绩来开始募 A 轮,而每月大概会烧 50 万,所以原则上要募 900 万台币。你觉得给 20% 很 ok,所以基本上 pre-money 估值就是 3600 万台币,约 1.2M 镁。

* 注:Pre-money 和 Post-money 的差别就只是在投入的投资金额大小而已,可自行谷歌一下定义。基本上要投资时创投看的是 pre-money valuation,因为这才是要买进时的价格。

上面的数字当然是粗糙到一个不行,不过却可以给一个非常实际的概念,让你知道底在哪边。这时可以换戴上创投的帽子或穿创投的鞋子,去了解一下一般大概平均价格在哪边。花点时间找一下跟你类似的新创公司募到多少钱,在什幺价格,也可以给你不错的想法比较。

另外也可以了解一下一般在你这阶段 / 产业 / 地区的募资平均都是多少价格。这个资讯可以在大家都很熟的 Angelist 上面找到不错的资讯,你可在上面选年份、地区、产业⋯⋯等,好让你知道一个你的开价会不会太夸张。举例像硅谷和旧金山市区,可以看到平均 seed stage 估值是 5.1M 镁,所以如果连「亚洲台湾」的硅谷都是 5M 镁左右,你开 10M 镁,就是连谈都很难谈了。由于这个资料中没啥亚洲地区,所以我们也可以看看相似的地区的状况。假设我们选荷兰,可以看到荷兰的平均 seed stage 估值是 3.4M 镁,主要大宗是 1-2M 镁之间,好像跟上个数字自己算的 1.2M 镁 pre-money 差不多,就会让自己谈判时有个依据,讲话更有自信,头脑灵光了很多,考试都考一百分呢!

另外一个方式是对创业家最难的,但却有可能是对创业家最好的,就是给投资人开价。如果投资人愿意开一个价格出来,你就会避开自己先开价而产生的「可惜可以开更高」的窘境,拿到更好的条件。但这真的很难,一般来说创投都会直接问你 pre-money 多少,很难迴避掉这问题,所以这可能比较适合高招的创业家们。

看到这边可能会有学过 MBA 的人会跳出来说,「等一等!城武! 这些都太小学基础了吧! 我可是有学过贴现现金流喔! 用这方式算估值才是最厉害的!」,原则上没错,DCF 是公认较严谨且科学準确的方式,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,目标公司要有较为準确的商业计划书来产生未来较可预期的 cash flow,你才有东西可以 discounted 回去算估值,不然 DCF 的参考价值可能比 AngelList 那个资料还低。而且,尴尬的是,大部分的早期软体公司是没有任何现金流,且商业模式可能下个月就变了!因此大部分在评估种子轮的软体团队,DCF 反而很难适用。同样的道理,用 multiples或是 VC Method的算法也都是要有比较可靠的现金流的商模,才有参考价值,不然就像张颖一样,在空气中抓药的感觉。

话说回来,如果你的公司商业模式是有相当可靠的现金流模式,且可能营运了一阵子,已经可以有一定的信心程度抓未来营收的成长率,那就比较适合用刚刚讲的一堆奇怪英文字母的名称的计算方式,让自己更清楚知道大概的估值会在哪,不让自己被佔便宜。

算出来估值还是很高怎幺办?

如果有团队觉得,我第一轮募资的状况是,一个月要花 100 万台币,我顶多给 20%,抓两年时间,这样 pre-money 估值约 9600 万台币,然后看一下资料发现大家差不多是 1-2M 镁,那该怎幺办?其实最简单的方式就是. 把 burn rate 降下来。真的需要一个月花到 100 万台币吗?公司真的需要请到这幺多人吗?真的要一下推出这幺多产品吗?真的需要在这间办公室吗?真的要买这幺多行动电源让大家可以抓宝吗?拿的钱如果少一点,当然估值就会有机会降低到投资人可接受範围内。

或是也可以把两年时间拆成两段,先用一半的钱及一半的估值去募资,提高募资成功率,用少一点钱做出第一阶段的里程;之后时间到了再募第二轮种子轮,去达到第二阶段的目标里程。只要跟投资人讲清楚这轮的目标,这种分拆是不让自己的高估值吓跑投资人很好的方式。但这也有坏处,因为募资很累很累很累很累很累很累,除非你已经有投资人明确表示拆开的话他可以投下一轮,不然等于要把募资累死人的过程短时间跑两次,也是相当高的一个成本。

结论:估值是一个买卖成交的价格,不是 100% 定义你的价值

尤其在早期阶段,你要如何去用一个数字金额去正确定义自己的价值?所以创业团队其实不用太在意估值一定要冲多高去维护自己的梦想,只要在双方能接受的合理範围内,都是好估值。重点要放在这轮投资人能够带来哪些非金钱的帮助,一起努力做出成绩,产出好产品,真正解决客户的问题,把生意做大,这就自然会把估值提高了。

最后,回到之前讲的,估值完全没有正确答案或正确算法,因此只要你的故事逻辑合理,可以说服投资人,你也可以发明自己的一套算估值的方式,越符合自己的商业模式的算法其实才是最準的,不一定要用以上的公式。

【TK专栏】谈投资的必考题:早期软体新创公司的估值怎幺抓
【TK专栏】网路新创如何準备一份一定错的财务预估报表给投资人
【TK专栏】跟投资人谈完价格趴数了,啊然后呢?换优先清算权上
  相关文章